湛江久和医院可以代孕么

发布时间:2016-07-02 08:23:54
综合新华网等报道

  • 厦门妇幼医院那个医生给代孕
  • 江门市中心医院给做代孕么
  • 哈尔滨医大一院试管代孕
  • 【湛江久和医院可以代孕么】

    √24小时服务热线”185x8861x1297菲菲【娱乐中心】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提供↓学生 _少妇_白领以及模特“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在这里您将会过得很愉快 ,致力于打造最专业,最健康,最舒适的品牌服务。【欢迎您致电我们话务 员”185x8861x1297】

       130个外国政党和政治组织表态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立场

      天津南开能代孕吗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给代孕么

    中国在南海建设的航标灯,为南海水域通航提供了便利。人民视觉

    孟加拉国人民联盟中央工作委员会资深助理书记、国会议员卡兹?艾哈迈德

    印度尼西亚大学教授科妮?巴克利

      ▲柬埔寨人民党: 柬埔寨人民党支持柬首相洪森关于南海问题的表态。不参与发表任何支持仲裁庭就南海争议所作裁决的声明。南海问题不是东盟与中国之间的问题。

      柬埔寨人民党坚持敦促有关方在南海问题上保持克制,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使直接当事方能够运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机制解决问题,共同努力推动东盟同中国达成“南海行为准则”。

      ▲巴勒斯坦法塔赫中央委员、阿拉伯关系与中国事务部部长阿巴斯?扎齐: 法塔赫认定友好的中国是站在真理一边的,支持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坚信中国本着和平解决争议、维护公正、包容与合作的原则立场,致力于夯实真理和正义的基础,并通过复苏世界经济,特别是南海地区有关国家的经济实现互利共赢。法塔赫呼吁南海有关各国排除外部干涉,通过直接的和平谈判解决可能发生的分歧。 外部干涉只会使纷争升级,并加剧地区国家关系的紧张。中国已经通过实际行动显示了她对和平共处、通过和平而非战争手段解决争议的信念。

      ▲叙利亚执政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地区领导副书记希拉勒?希拉勒: 叙利亚民众和阿拉伯公众担忧南海地区局势。令人遗憾的是,南海地区正朝着军事化和向外部干涉敞开大门的方向发展。在惯于践踏国际法的霸权势力鼓动下,有关方面的所作所为正在破坏南海地区的稳定与合作,侵犯中国领土和岛屿主权。在南海发生的一切是霸权主义、干涉主义和侵犯他国主权行径的又一例证……

    南非非国大全国执委会兼中央外事分委会委员易卜拉欣?伊斯梅尔

    ▲尼泊尔―中国媒体论坛秘书长戈芬达?阿茶雅:

      尼中媒体论坛对于菲方主观忽视中菲双边协议和《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对南海问题进行挑衅表示深度关切。中菲之间签署的协议是解决中菲南海问题争议的良好基准点。不幸的是,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违背了中菲之间的有关共识,还给该问题火上浇油。 中方表明,赞成并倡导东盟国家提出的处理问题的“双轨思路”,因此理解中方有意愿解决通过双边对话提出的任何问题非常重要。了解中国不支持南海问题军事化也同等重要。 中方已展示了自己在处理南海问题上的关键角色。中方绘制的南海路线图一定会助力于东盟国家的发展与繁荣。

      ▲柬埔寨奉辛比克党: 在认真研究中国政府有关菲律宾单方面提出南海仲裁案的立场文件后,我党愿作出如下声明:

      奉辛比克党全力支持中国政府的上述立场;我们赞赏中国坚持以和平方式推动南海争议的解决,特别是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原则为基础;我们呼吁有关各方,特别是中国和菲律宾在诉诸任何仲裁之前,开展双边磋商。

    乌干达全国抵抗运动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青年团主席纳萨尔?卡扎菲

    保加利亚争取欧洲进步公民党副主席茨韦塔诺夫

      截至6月30日,来自亚洲、欧洲、非洲、拉美、大洋洲等地区的近130个外国政党和政治组织积极表态,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认为中国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就仲裁作出排除性声明是行使正当权利,呼吁当事方直接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争议,维护地区和平稳定

      孟加拉国人民联盟中央工作委员会资深助理书记、国会议员卡兹?艾哈迈德:

      孟加拉国坚信,中国一直秉持维护南海航行自由和南海稳定的立场,也一直采取和平方法来寻求解决办法。我们相信,本地区的国家完全有能力以友好、和平的方式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希望有关各方能展现出克制和理智。

      我们也相信,这个问题应该由相关当事国通过双边直接协商和沟通来解决,外部势力不应该予以干涉。南海争端当事国都应该通过和平手段来解决,确保南海航行自由和稳定不受破坏。

      南海是本地区非常重要的一条贸易通道,除了有关当事国,很多其他国家的产品和贸易都要通过南海运送到有关国家,因此我们希望有关国家继续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始终认为,中方的所作所为对本地区的和平发展是有益的,我们希望这样一种态度能够被更多国家效仿,以便我们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创造更大的福祉。

      印度尼西亚大学教授科妮?巴克利:

      有关主权争议应该由声索国直接谈判解决,地区安全应由东盟和中国共同维护。只有中国和菲律宾才真正知道问题所在,因此南海争议应该以双边而不是多边或者国际化的方式解决。菲律宾是东盟成员,如果菲律宾和中国能够对话,东盟会感到欣慰。

      南非非国大全国执委会兼中央外事分委会委员易卜拉欣?伊斯梅尔:

      南非外交政策的核心原则就是非洲国家的问题应该通过非洲方案来解决,在此之前也受到外国势力和国际势力的干涉,凡是有国外势力干涉的情况,总会带来灾难。我们认为,如果南海地区有问题,应该由当事国直接协商解决,而不应受外部势力干涉。

      我们鼓励并呼吁各方保持南海和平稳定,所有国家应进行合作,通过合作和对话的方式达到友好的解决方案,造福该地区所有国家。

      乌干达全国抵抗运动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青年团主席纳萨尔?卡扎菲:

      如果双方有争端,首先需要通过对话和谈判,通过外交努力来解决。中国也提出希望和菲律宾进行一对一的协商谈判来解决这个问题。

      邻国是不能选择的,菲律宾寻求国际仲裁不是好的选项,中国希望通过直接交流与菲律宾达成一个共同的谅解,这是非常值得考虑、值得去做的一件事。

      中菲海上领土争端并不是世界首例,在其他地区也有类似争端。尽管各自可能有不同的观念和想法,但是只要大家坐下来一起商讨,考虑能够解决的办法,最后肯定会认识到彼此需要对方的支持。

      我也敦促菲律宾能够积极地回应中国,更多聆听中方的声音。我们需要通过外交努力,通过双方的这种睦邻友好的关系,坐下来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保加利亚争取欧洲进步公民党副主席茨韦塔诺夫:

      南海争议的解决应该通过对话、协商和谈判等和平的方式进行解决,而不应该通过这些方式之外的其他方式解决。有争议时,最好是涉事方通过自己的努力,或者在地区范围内解决。外界也要鼓励采取对话、协商、谈判来解决争端,而不是其他方式。

      罗马尼亚前总理维克托?蓬塔:

      朋友、邻居之间的问题应当以友好对话的方式解决。欧洲各国之间解决矛盾也是用对话的方式,而不是诉诸国际法庭。南海的域外国家应当帮助当事方回到公正对话的轨道上,妥善解决问题。

      国际危机组织总裁、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格诺:

      目前南海问题还远不是什么危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负责对主权问题进行裁决,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主权争议应通过协商解决,而非诉诸公约。协商解决不了,可以暂时搁置争议。有关各方应找到缓解南海紧张局势的有效途径,避免升级成危机。

      尼泊尔中国研究中心秘书长乌潘德拉?高塔姆:

      中国提出处理南海问题“双轨思路”的做法是合法、合理的。这一思路指出有关争议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妥善解决,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的基本框架。国际社会,尤其是中国的邻国应支持这一“双轨思路”,为南海地区和平作出贡献。

      斯里兰卡统一国民党总书记、政府国企发展部长卡尔比?哈希姆:

      斯里兰卡认为,本地区事务应由本地区国家协商决定,不应受域外势力干涉和影响。有关领土领海争议,应由涉事双方通过双边渠道协商解决。有关南海争议,应由中国和有关当事国通过双边渠道协商解决。中国是维护本地区和平与发展的重要力量,斯方相信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将对本地区的和平发展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南非共产党政治局委员乔伊斯?莫洛帕:

      我们看到,中国希望以和平方式解决,避免任何冲突。即使中国已经成为经济大国,但仍保持谦逊的态度,以和平和谈判方式解决争端,而非诉诸战争。中国的做法是正确的。中国多次提出对话的大门一直向菲律宾敞开,希望菲律宾新总统接受中国提出的方案,坐下来通过友好谈判解决问题。

      南苏丹苏丹人民解放运动民间与企业组织书记安东尼?约瑟夫:

      我们赞赏中国坚持和平谈判解决问题的做法,这样能避免地区陷入不稳定局面。菲律宾新领导人应该意识到,国际仲裁可能耗时多年而又扰乱地区稳定。菲方应着眼和平,从两国和亚洲利益出发妥善处理问题。

      埃及民族进步统一集团党政治局委员、官方发言人纳比勒?扎齐:

      近期,在域外势力支持下,菲律宾对中国开展一系列骚扰行动。域外大国希望借此在该地区挑起一场新冷战,进而向中国施加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压力。历史事实表明,中国自古即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包括开展军事巡逻及建立救援中心等。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很多国家发行的地图也承认中国对这些岛屿的主权。

      这一域外大国染指中东的目的是霸占这一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其在南海问题上亦是如此。我党坚决反对其在世界多地推行的这一阴谋,支持友好的中国,反对将南海问题诉诸强制国际仲裁,反对有关方面对中国历史领土和领海的渗透企图。

      欧洲左翼党副主席莫拉:

      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是正确的,中国一直坚持依靠相关当事方来解决争端,外部力量不应该干涉。把南海问题国际化是“严重错误”。许多问题国际化或者诉诸国际仲裁之后可能不会有好的结果,甚至得不到解决。南海问题应该由相关各方进行解决,而不应该诉诸国际仲裁。

      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主席、捷克众议院副议长沃伊捷赫?菲利普:

      只有在双边谈判未能解决问题的前提下,双方才能共同向国际法庭提起仲裁请求,不可单方面提起国际诉讼,而且中国早在2006年就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的规定提出了排除性声明,因此不存在以国际诉讼方式解决南海问题的可能。

      斯洛文尼亚现代中间党代表沙克尔:

      斯方完全理解和支持中国政府在南海仲裁案问题上的立场,希望有关当事方通过协商对话、和平谈判解决有关分歧。邻国应加强睦邻友好关系,以和平对话方式解决相互争端,这也是解决国际和地区争议问题的有效之道。

      英国48家集团俱乐部主席斯蒂芬?佩里:

      仲裁需要双方接受仲裁的原则。由于双方并未就仲裁达成一致,本次仲裁是有缺陷的。美国要求,或者说坚持要中国接受仲裁机构的裁决,但美国自己并不承认此仲裁机构,因为此机构的法理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尚未在美国得到批准。因此,认为此次仲裁涉及法治概念的说法经不起推敲。

      阿拉伯作家和记者中国之友国际协会主席马尔旺?苏达哈:

      从根本上讲,所谓“海洋争端”是不存在的。无论从历史、法律还是主权层面来看,中国自古在这片海域就拥有主权。因此,中国无法接受就其拥有绝对主权的领土和岛屿的讨论被国际化,也无法接受涉及其安全利益的问题被国际化。

      我党坚定支持中方在南海问题上的所有立场和表态,支持相关各方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反对别国利用南海问题干涉中国主权。

      ――尼泊尔农工党

      我党认为,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应当由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维护,这符合国际法和国际实践。我党坚决反对南海军事化或外部势力插手,坚持由当事方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世界各地区争议的原则,以杜绝外部势力为了军火贩子的利益横加干涉,并为雇佣军团伙和恐怖组织的发展壮大打开方便之门。

      ――埃及共产党

      近期,鼓噪中国就南海问题接受国际仲裁的各种说法,都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与事实不符,对世界各国维护主权的行为都造成了损害,破坏了国际法。其实质是把不利于中国主权和利益的东西强加于中国,迫使其承认和接受国际仲裁。这是不切实际、不严谨、不明智的。

      我们发现,南海问题之所以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是因为有一只手一直在背后进行操纵。在法律问题上绕圈子,是为了服务一些域外国家的利益,以便其进行领土和海洋扩张。中国当然不接受、不承认该游戏。

      ――加纳作家塔里克?伊萨格

      所有历史和现实证据都表明,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将南海问题诉诸国际仲裁的做法是可笑的,是某些域外势力新殖民主义的体现。他们的企图不会得逞。我们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支持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

      ――约旦作家塔斯尼姆?法拉

      国际社会早就承认了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从19世纪下半叶起,英、法等国的文献就记录了中国在南沙群岛等南海岛礁上的活动。任何拒绝承认南海诸岛属于中国的国家,都是在拒绝承认历史和国际法准则。

      菲律宾等国非法占领中国南海岛礁是南海问题的实质。而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问题提交国际仲裁的做法不仅违反了国际法,而且违反了此前与中国达成的有关共识。仲裁庭深受某些域外大国的影响,很可能作出不公正判决。中国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就仲裁作出排除性声明是行使正当权利。

      ――毛里塔尼亚作家阿卜杜拉提夫?赛义德?穆罕默德?阿卜杜伍杜德

      南海问题不是新问题,更不是中国挑起的问题。上世纪70年代,菲律宾就已经违反《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非法占领中国南海部分岛礁,并建造设施、部署武器。菲律宾的所作所为严重威胁了地区和平与稳定,对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构成了威胁。

      中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一贯主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但菲律宾却在外部势力唆使下拒绝和平协商解决,妄图用提交国际仲裁的方式解决问题。某些域外国家在幕后操纵着菲律宾的种种行径。

      历史证明,中国尽管国力强大,却从未侵犯过任何邻国,中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中国无论在军事、经济还是人员上都具备足够实力,但同时也具有妥善处理问题的冷静智慧,在重要决策方面态度谨慎。中国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侵犯其国家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世界各国应该坚定站在中国一边。

      ――伊拉克作家巴哈?马尼亚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释放了很多积极信号,值得菲律宾仔细研究。这些信号包括以和平谈判方式解决争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以及“双轨思路”等。其中,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未来解决海洋和岛屿争端的方向和大趋势,中菲应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泰国正大管理学院国际学院院长汤之敏

      (本版内容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提供)

      制图:张芳曼

    原题:广州第一医院同性恋可以做试管么
    编辑: 黄叙浩